祈柯

懒癌晚期
初心是Jzen
ooc渣文笔
杂食主义者

易碎品

ooc
渣文笔
文不对题
无味无欲无求😂


记忆里的人,往往都美得不像话,可他偏偏像个易碎品,让人望而却步,即便是沉睡在梦中,微微轻颤的睫毛也仿佛预示着下一秒的清明对视。黄明昊旋即偏了头,原本平坦的被单被硬生生揪出数段皱折。


不是害怕直面内心,也绝非视之儿戏,越是在乎,越是无法言语,料看这世间万物纷纭,有哪般似眼前人?




“黄明昊,我不许你……不许…”





枕边人樱粉的薄唇半开半合,明明都是个大人了,还总爱在深夜吐露儿童般的梦呓,幼稚得很呐。据说当一个人的心防很深时,或许只有在月亮的引力下,牵引着潮落,才可能探得通往心底的那条幽径,至于科学的解释倒是也有,从远古开始,月色幽深时,野兽都不大出没,人们得以美美地睡上一觉,这与雨声催人眠,大抵是一个道理。




“不许,就不许吧…”



黄明昊缓缓地吐出一口气,但胸腔里却似被灌进万分柔情惬意,让他整个人都恍恍惚惚,像是躺在云端,若是没有这温热被窝的压制,他想自己恐怕会真的飘起来吧?


很明显有人不许他飘起来,手腕被人一把紧紧抓住,拇指还颇有些得意地在他的手掌心挠了一下。


“杰哥,你醒了?”


明明是轻悠悠的一句试探却仿佛花费了黄明昊全身的气力,不知从哪冒出的欣喜灼得他额头都起了一层薄汗,讲不清缘由,他也懒得去究因。



朱星杰笑了“嗯?说话算话啊。首先不许逃补习,不许私藏女孩子的情书,其次不许悄悄来找我,不许不听我的话,不许干大人才能干的事,最重要是不许不开心,更不许瞒着我干坏事。”




“哥哥,你这是耍诈,上次不知道是谁非要在我上物理补习课时生病,一点不让人省心;女孩子的情书,没有,绝对没有,抽屉只有一份粉色信函,你喜欢的少女粉,里面装的全是你写给我的话,不信我翻给你看;其实我是不想找你的,只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,魂都快被你勾了,身还能由己?下次我一定提前向你打个报告;大人才能干的事,是什么啊,昊昊不知道啊;和你在一起,我就很开心,哥哥能不能多陪陪昊昊啊,保证不干坏事!”


温热的气息打在脖颈上,又热又痒,细绵绵的吻浅尝辄止,唇上徒增的水光映着月光“不能再多了,谁让我们昊昊,还是个小朋友呢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


作为一个坏气氛的惯犯,朱星杰仗着自己是哥哥,学生时代谈过几次恋爱,虽然没有那种撩完就跑的不负责任,但总归撩拨挑逗的本性是改不掉的,若是有人抓着这个小尾巴不放,他绝对会以实际行动告诉你,猫急了战斗力不容小觑。




“才不是小朋友呢……”
这句话仿若在轻浅的呼吸声中倏忽地冒了个泡……




倘若是易碎品,料定必有人堪予以宠爱……
而这个人一定是自己……

评论(1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