祈柯

懒癌晚期
初心是Jzen
ooc渣文笔
杂食主义者

《沿着你的星轨运行》( 2 )<鬼星>

ooc
渣文笔
如果崩坏得太厉害
all due to bgm.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清晨醒来的朱星杰,觉得胸口闷闷的,似乎昨夜一直有什么东西压着他身上,但他死活醒不来。

围上围裙,做了一顿简易的早餐,外面的槐花,一串一串的,在风中摇曳,散发着清香。

他突然想到,柜子里应该是有一串风铃,原来是要系在树上的,他起身去找,果不其然。

沉重的红木匣子,还上了锁。他正愁怎么开锁,手指轻轻一划,锁自己掉了。

红色的风铃上系着白色卷云纹的绸带,上面有一些金色的奇怪字符。

掂起脚,他把它系在树枝上。风一吹,悦耳的风铃声响起,他觉得心情好了很多,连天色都明亮了许多,大概是心理因素使然吧。

但他弄不清楚,自己为什么知道呢,这是自己第一次来这个地方。他对这里莫名的熟悉,特别是做饭的时候,厨具的位置一清二楚,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。

少年就跟在他身边,盘着腿,坐在空中,就差个小恶魔畸角,小尾巴,小叉子。

当初朱星杰系上风铃的那一刻,少年倏忽从空中掉了下来,还是透明的,但是却有了质量。

还有一种莫名的牵引力,迫使他没办法离开这个人十米之外。

少年有点后悔,没有一早把这个人吓跑,这算哪门子事儿,难道这个人,就是上天派来拯救自己的吗?

别老是少年少年地叫,人家有名字,王琳凯,xx大,大一,人见人爱花见花开,外号琳琳公主。

这种灵体状态,他已经忍了三年,他说不清是不是三年?因为,这里时间的流速不同,昨天发那家伙的手机时,时间显示是2018年4.28日,正巧是他来这里的第一天。

那天他在一个破摊子上买一个红色头绳,当然是一个小姐姐托他买的。那头绳有点奇怪,明明那么便宜,居然还那么精致,

他正想研究,坐在巷子口,突然有只手,凭空伸出,抓住他的辫子,掐着他的脖子,把他往后拉

求生的本能使王琳凯的十指往后抓挠,可是,他发现那团东西,不成形,只剩指甲里的黑污液体,瞬间粉化散失……

再次醒来时,他就被困在这个宅子里了。

永远也逃不走,这里的时间是凝固的,几乎所有东西都有复制原点,每天22.22分,地上花瓣都会消失,碎裂的瓷器会重新拼好,偶然间闯进来的路人,路鬼也都会消失。

他体会到了如海洋般宽阔的孤独。刚开始的几天,他渴望有人能把他救出来

他等了一个月,没有人来,第三个月来了一个人,可是他看不见自己,然后来了一只恶鬼想吃掉自己,结果在复制原点的时候消失了。

第三年了,这时候如果有一个人,要来救他,王琳凯只想把他和自己一起关在这里,然后慢慢的弄死他,和自己一样做鬼,好不好呢?

王琳凯愤愤不平地盯着吃早餐的朱星杰,金黄的煎饼,搭配着鲜辣的肉酱,微煎的火腿肠,爽口的生菜,居然还有豆浆。

他想吃,特别想吃,但是,他碰不到!

平常这些物体一定会穿过他的身体,但是明知如此,王琳凯还是很生气。

气鼓鼓的拍着桌子,对着朱星杰大骂,当然朱星杰听不到。

小恶魔忍不住伸出了他的小爪子……

他碰到了!!!!

突然被什么不明的冰凉物体戳了脸,朱星杰惊得一下子抬起头,惊讶地捂住了嘴,没有人哎,所以说,刚才的是……

朱星杰以光速整理好行李箱,准备跑路。离门口只有三米之遥了,很快就能跑出去了。

他突然被绊倒,栽在地上,使了很大的劲都爬不起来,他感觉到有一种阴凉的东西,正坐在他的背上。

他喘着的粗气,汗水夹着泪水,一齐流下。他的腿都发软,有人在捂着他的嘴,可他口中已传出止不住的呜咽声。

天色一下子阴晦不堪,刮起了大风,槐花树下一阵花雨,急促的风铃声刺激着耳膜。

有人敲了敲门,铁门的缝隙中,露出一张脸,一张没有脸的脸…

红色的大口里挤满了尖碎的牙齿,他似乎是正抱着一个面包在啃,面包里夹着的东西,像是人的手臂,带着新鲜的红色汁水,血腥的气味,充斥了整个宅子。

……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10)